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煤层气问题隐忧与重要挑战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6:00:28 阅读: 来源: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煤层气:问题隐忧与重要挑战

中国页岩气网讯:2012年,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估计中国可开采的非常规天然气有25万亿立方米(不含青藏区)。ARI公司估算中国可采非常规天然气储量可达50万亿立方米,是常规天然气储量的十几倍。中国拥有非常可观储量的非常规油气资源已成为世界公认的事实。

随着“非常规”时代强劲而来,煤层气作为资源开发前景最为明朗和现实的非常规资源,引起了人们新一轮关注。为什么中国煤层气发展近20年,却迟迟没有实现大规模商业化?究竟是什么绊住了煤层气的“手脚”?在当下以页岩气、致密油气为代表的非常规油气资源呼声最高的语境下,煤层气面对自身发展的窘境又该做何反应?

最现实可行的“非常规”

自1996年开始,国内很多煤层气专家就深知,把国外成熟产业技术简单地在中国复制是行不通的。坚持自主创新从一开始就不是一场形势的倒逼,而是根植脑海的发展理念。

与其他非常规油气资源相比,煤层气具有先天优良的基因条件。

我国能源结构中煤炭占70%,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的煤层气产业不论从资源探明储量、含气量比重、研究开发基础,还是现有产业链条成熟度来看,在非常规领域都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根据2006年国土资源部煤层气资源评价结果,我国2000米以内埋深的煤层气资源量约36.81万亿立方米,可采资源总量约为10.87万亿立方米,占到整个非常规天然气总量的43.5%。2012年,全国煤层气产量126亿立方米,其中地面煤层气井产量25.73亿立方米。

一位煤层气项目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缺少基础地质资料和核心勘探技术等方面的积累,全国页岩气与致密气资源虽有估算总量,但开发前景尚不明朗,多数页岩气项目还处于资源勘查初级阶段,未来发展极具挑战。

煤层气开发的现实可行性成为大家关注的重点。

美国是非常规油气开采技术的发源地,煤层气资源总量为21.9万亿立方米,与中国煤层气资源总量相仿。地面煤层气抽采产业始于上世纪50年代,2012年美国煤层气产量达到508亿立方米,中国煤层气产量为25.73亿立方米,仅相当于美国上世纪90年代后期产量。但不可忽略的是,中国煤层气起步就至少晚了30年,从目前产业发展数据来看,符合美国煤层气产业发展轨迹的阶段曲线。

在追赶国际标杆的征程中,有气难采,肥肉到口吞不下,技术攻关就是卡在喉中的鲠,堵噎中国煤层气很多年。

据一位煤层气资深专家介绍,煤层气产业开发具有低成本、井数多的特点,对技术适用性要求极高,不同的煤储层条件,地质水文条件的微弱变化,都会影响煤层气井生产,风险性极高,因而对煤层气技术选择和实施有着更为精细化的要求。“技术攻关主要攻的还是精细关,而非理论关。而这些没人能帮我们。”

煤层气资源吸附于煤炭资源,在中国更具有复杂性、难采性。由于地质构造复杂,构造煤、超低渗、深部煤层气等难采资源量占我国煤层气资源总量的70%~80%。即使在易采区块,资源条件也大都与“美国经验”差之千里,简单的技术移植绝非长久之计。

可喜的是,在不断摸索中,中国煤层气产业初步形成了自主技术序列,逐步发展了在高阶煤开采的优势理论,在中阶煤开发也取得重要进展,实现了第一轮技术突破。同时,在煤层气重点产区山西,已建成覆盖全省的“三纵十一横”的输气管网,总计长度3000多公里,总年输气能力超过100亿立方米。

种种表明,在煤层气领域刚刚有些突破之时,盲目乐观想迈出“大跃进”的步子,或者直接定论“过气”都是不理智的。若想达到煤层气产业的全面繁荣,实现非常规突围,确实还有一段路要走。

问题隐忧与重要挑战

进入“十二五”,特别是在非常规能源战略的影响下,煤层气产业步入发展黄金期。截至2013年上半年,煤层气探明地质储量5429亿立方米,其中,仅“十二五”前两年所获得的储量就是“十一五”总量的2.5倍。全国共钻井7000余口,大大超过“十二五”之前全国煤层气井的总和。近三年来全国投入煤层气资金占中国煤层气发展近20年历史总投入的70%左右。然而,在发展与壮大中,问题和隐忧、机遇与挑战也随之而来。

成本与效益是维系产业发展的源头活水,也是当下煤层气产业乃至整个非常规能源面临的最大问题和隐忧。

即便是拥有潘河气田(200余口气井),平均单井日产3400立方米,总年产2亿多立方米的业界产量冠军,中联煤层气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联公司)也存在成本与效益倒挂问题,并且这个问题已成为中国煤层气乃至整个非常规能源发展的隐疾。

2012年全国煤层气统计产量126亿立方米,但地面煤层气井抽采仅占总量的20%(25.73亿立方米),大部分流于煤矿井下瓦斯抽采,直至排空。全国每年伴随煤炭开采而直接减少的煤层气资源达300亿立方米以上,严重影响了煤层气资源整体规划与合理开发。

目前煤层气80%以上储量和产量来自山西。全国约7950余口地面煤层气开发生产井,年产量为25亿至30亿立方米,动用煤层气储量940亿立方米。放眼全国,煤层气开发生产井平均日产量仅为500~600立方米。煤层气单井产量低,直接导致全国煤层气总量增长缓慢。近三年虽以每年5亿立方米的速率上升,但仍未达到预期全国总产量,完成“十二五”160亿立方米/年的规划目标极具挑战性。

资源开发率低下,区块储量资源浪费严重,触痛的是整个非常规能源未来发展的神经。如何突破单井产量瓶颈,提高经济效益,实现国内可采资源区域开发的全面覆盖,成为“非常规”语境下的当务之急。

无疑,新一轮技术攻坚成为煤层气发展的必由之路。中联公司总顾问孙茂远坦言:“目前制约煤层气技术突破的因素很多,全国性的技术基础薄弱,一些项目只顾进度,基本照搬国外或沿用常规油气技术,缺少适应复杂资源条件的成套技术体系。”此外,与美国相比,中国煤层气更是缺少长期技术积累和资金支持,跟进迟缓。仅以气井压裂液介质选择为例,美国上世纪90年代末期,可选择种类已超过1000种,而中国煤层气至今仍停留在个位数的选择上。

此外,我国煤层气固有的复杂难采性、煤层气井2~4年达到峰值的产气规律、国内部分作业缺少对井间排扰处理和根据水文地质条件不断调整等规范工序以及当下部分企业盲目布井掠夺式开采的破坏,都成为制约煤层气产业发展的问题。

发展建议及对策

现实中,技术瓶颈、矿权管理形势、矿权重叠、地方关系、煤层气市场准入、煤层气企业机制体制等诸多问题,纷纷掷下不大不小的路障,绊住了煤层气的脚步。若想轻身上阵,撬起动辄万亿的储量宝藏,还要多方下手,跳出短视与冲突,寻求自身脱解之术。

孙茂远说,增强全社会信心,坚定不移地发展我国煤层气产业,是现实和必要的。经过20余年的试验开发,我国煤层气产业已具备一定的社会、政策、资金和技术基础,目前的技术瓶颈也是缺少技术沉淀的历史阶段性现象,应当也必须攻克。“非常规能源产业发展需要不断探索,在页岩气和致密砂岩气等非常规能源尚处于初期阶段之时,煤层气更应该坚定发展,作出表率。”

“想要走出发展窘境,突破当下技术瓶颈,就要研究出符合国情的煤层气技术体系,大举进军占多数资源的难采煤层气田的技术领域。”专家指出,应该在不断消化、吸收、改进国外相关技术的基础上,创新技术和工艺。比如研究在煤层顶、底板钻水平井,定向压裂抽采煤层气,运用震动法提高渗透性,采用优选压裂液和新型大排量专用泵等新技术工艺及装备等。同时,在国家重大科技专项中,应增加难采煤层气示范工程和能够有效提高单井产量的技术研究项目,更大程度发挥“国家队”的力量,推动煤层气产业发展。

政府扶持,这剂产业发展的强心剂,必不可少。

资深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政府两方面政策措施十分必要。一是提高财政补贴额度,从每开发利用1立方米煤层气补贴0.2元,增至0.6元。二是制定和完善法规,维护矿业秩序,保障矿权人合法权益。

对于煤层气生产企业来说,合理规划煤层气开发部署,促进规模化、产业化发展,已成为必然要求。集中优势力量,利用现有技术,加快开发技术适应的探明储量区,如沁南、阳泉、保德、柳林、三焦等区块,尽快建成若干煤层气生产基地,不贻怠战机,方是发展良策。

再看开发利用煤层气的各方势力,油气企业和专业煤层气企业是地面开发煤层气的主力军,在继续大力投入和技术创新方面,有着责任和义务。煤炭企业如果能在煤矿井下煤层气抽采与地面开发方面双管齐下,在经济效益和环保要求中将得到更大实在益处。个别民营企业奋斗多年,具有过硬的从业技能和经验,可在获得资源方面却机会较少。外企方面,在加大投入和加快勘探开发方面仍有顾虑。如何充分调动各方开发热情,使煤层气产业协调发展,是当前一大课题。当政策导向与产业势能保持一致,科技瓶颈得以突破,中国煤层气产业或将迎来真正大发展之时。

永州西装订做

蓬莱西服定制

漳平定做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