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违规买卖明目张胆

发布时间:2021-01-11 16:39:51 阅读: 来源:天然气缓蚀剂厂家

违规买卖明目张胆

长途大巴一驶入河北省安国境内,这个素以“天下第一药市”闻名的县城的特别之处就显现出来:沿途几乎每隔几十米就有一家饮片加工厂;上书“千年药都”4个字的巨大牌坊高高耸立在城区入口处;进入主城区,道路两侧不是连绵不断的中药商铺就是中药材物流门面。顶着仲夏的热浪,记者跟随某中医药大学药学专家,开始了我国北方最大中药材集散地的体验之旅。   “基本守则”基本无人守   记者一下车就直奔当地最热闹的中药材中心交易大厅。当地人介绍,该大厅占地15亩,共有1500多个摊位,经营2800余种药材。大厅分两层,一层卖普通中药,二层卖贵细药。   从西门进入大厅,入口处宣传板上张贴着的“中药材经营商户基本守则”很是醒目。该守则规定:“一,严禁销售假劣中药材;二,严禁经营中药饮片……六,严禁硫黄熏蒸中药材……”   走过宣传栏,琳琅满目的一层展位呈现在眼前。每个展位大约有半个乒乓球台大小,上面摆着几种或十几种中药饮片,放在敞着口的布袋或编织袋里供买家比较、挑选。   不是不让卖饮片吗?面对记者的疑问,一位中年女摊主理直气壮地回答:“怎么可能?这里一直都卖饮片,只有极少数是原料药材。”   记者接着来到二层。在一个卖菊花、玫瑰花的摊位前,记者发现这两种药各有两大箱,品相则差异很大。年轻摊主热情迎上来:“您要菊花还是玫瑰?要好的还是一般的?”她指着4箱药介绍,“白色干瘪的那箱菊花熏过硫,黄色松软的那箱没熏;骨朵大、颜色艳的玫瑰熏过,颜色比较自然的那种无硫。”   不是不让用硫黄熏中药吗?记者的提问并未使摊主尴尬,她爽快地回答:“还是有人买啊!你可以买无硫的,但要贵一些。”   同行的药学专家悄悄扯了扯记者的衣服,凑上来低声说:“这算好的了,还可以选。我刚刚看了下这层的贝母,估计大多数都用双氧水洗过。”她进一步解释,之所以这些“含硫”、“漂白”中药屡禁不绝,主要是外观好看,遇见不懂行的买家容易卖出高价。   不少药商选择“找死”   更多的摊位在销售枸杞和贝母。这些枸杞看起来有大有小、尝起来甜度也有较大差别,但清一色地放在标着“宁夏中宁产”的纸箱里。“个头大、甜、圆润,这些枸杞绝大多数是新疆产的。”随行专家苦笑着摇了摇头,指着另一个摊位上的贝母低声告诉记者,“再看这些贝母,标着松贝的名字和高价,其实里面掺了不少便宜的青贝。”   在业内人士看来,制假售假在每个药材市场都是见怪不怪的事情,而且手段极为丰富,技术极为高超。例如,把药厂萃取过有效成分的连翘、黄连等的药渣重新包装,摆上药摊;用外形相似的亚香棒虫草等杂草代替冬虫夏草;把红苕花根茎晒干后用天麻煮水浸泡后冒充天麻;在购买者到来前的几天,把大棚里栽培的人参匆匆移植到森林,公然当野生人参卖;用三七的叶杆加工成粉冒充三七粉……   “更可恨的是,近年来,有不法分子研制出专门用于中药材的增重剂,而这种化学合成物已证实对人体有害。”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市场专业委员会科技合作部博士周维告诉记者。(下转第2版)(上接第1版)   “保守估计,药材市场上至少有两成是假货。”一位业内人士说,药材市场制假售假现象不但普遍,而且被认为“可以理解”。   “中药材价格波动太大,即使涨价,受益的也是中间商,如果降价,伤的则是药农。”安国药材种植试验场场长李海涛说,不少品种的中药种植成本很高而售价过低。以金银花为例,金银花最好是含苞待放时采收,而从长出花骨朵到完全开花,只有短短一天时间。即使雇佣熟手采摘,一天下来采摘的金银花干燥后也只有2.5斤左右。“现在药材市场上金银花卖60多元一斤。也就是说,一个人一天采摘的金银花最终能卖150元左右。”李海涛话锋一转,“但这人一天的工资是70元。加上此前的种子、管理和土地成本,根本不赚钱。”   既然卖药不挣钱,为什么还有人种金银花呢?此中的奥秘,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市场专委会科技合作部博士周维很清楚:“有的药商往里撒土、掺沙子,还有人用糖浆拌金银花,然后撒土粘在上面。”   当地人调侃,如果制假售假被药监部门发现是“找死”;那么,老老实实地卖真货,则可能是“等死”。两难之下,不少药商选择“找死”。作出这一选择的原因在于:进入市场经营的药商没有准入门槛。“就像卖大白菜一样,谁都可以卖,有风声就跑,风头过了再回来。更何况多数情况下抓不到!”北京某药厂负责人张崇先说。   专业市场不专业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中药材交易市场的现状,多位受访专家给出的答案大同小异:专业市场不专业。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市场专委会从2009年起,用2年时间对全国17个中药材专业市场进行了深入调研,结果也验证了这一结论。   对于出现这一状况的原因,专家分析,首先,市场行政管理主体不明确。自1996年全国中药材市场大整顿、大清理后,留下的17个专业市场已存在16年,但谁是这个市场的管理主体,始终没有明确。开始是国家药监局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取消工商管理费后,各地市场主要由药监部门管。但由于经营者没有药品许可证,药监部门只能监管有规定的品种。   根据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市场专委会的调查,全国17个中药材专业市场中,安国、樟树、禹州、蕲春、舜王城和普宁市场当地设有专门的药业行政管理部门,其他市场有的是工商部门在管,有的是经贸委在管,还有的是综合机构在管。多数情况是,农业、林业、药监、工商、公安、卫生、经济多部门“混管”,但一旦市场出现什么问题,又谁都不管。   由于管理体制不一样,管理的水平也不一样,属于市场投资者管理的主要是制度为主,一般准入门槛较低;政府管理的除制度外,行政手段相对也比较强。此外,各地的市场管理制度和内部约束机制也不一样,无论公司管理还是职能部门管理都以商家为客体,有的侧重质量、经营范围、市场秩序,有的侧重招商。但不论哪种管理主体,其员工的业务素质和服务意识都存在问题。   其次,对中药饮片的界定不清也是导致市场混乱的原因之一。根据1995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药监局、卫生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联合制定的《整顿中药材市场的标准》第五条,中药材专业市场严禁经过炮制加工的饮片进场。但对于什么是“经过炮制加工的饮片”,标准却未明确界定。   “有些中药材如茯苓、佛手、首乌、大黄、山药等,采收后要是不在产地进行初加工就无法干燥,但加工后肯定会发生一些物理变化。”采访中,一位药农委屈地反问,如果连这种中药材也算是饮片,那中药材市场还能卖什么?

甘肃事业单位考试报名时间

嘉峪关教师资格证考试

甘肃特岗教师考试报名时间